首页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下章
第06章
  我们正说着分队长走了出来说:“小胡别瞎贫。大嫂,你一会儿到我们屋来,咱们把帐结了。”

 “哎…”早饭又有旦花儿汤,赶情这旦汤是有原由的,闹了半天我是跟着吃蹭儿呀吃完饭我背起书包拿着材料到公社去了。这个村儿从来就没有串门的习惯。也从不进别人家的院儿互相串门儿。这可能是老尼姑们留下的规矩。“大嫂啊大嫂。你总叫我傻兄弟,应该叫你傻大嫂才对。反正今天我一天不在家,你们就可着劲儿的折腾吧。”我心里想着。

 我想着夜里分队长和大嫂的对话,我总觉得分队长不是真心的,我说不出理由,但我知道我们走后分队长肯定把她忘了,你信不反正我信。

 几天后我就到公社集中去了,分队长在我走了以后两天也下山了。“分队长,大嫂她好吗。”见了分队长我兴奋地问道:“嗯。”分队长没有回答。

 我看了分队长一眼也没有再问。队里的同志们一年多没见了,一见面又是说又是笑,开心极了。大家都忙着准备回城。

 返城的日子终于到了。在我们撤离的当天,公社干部,工作团的同志们都到街上送我们回城。就在汽车开动的刹那间,我看见大嫂在街口张望,她找见了坐在车里的我,招了招手,可眼睛还再找。我知道她在找分队长。分队长其实早早的就坐到车里了。我悄声告诉坐在我身边的分队长:“大嫂来了。”

 “…”分队长没有回答也没有动,连头都没回。

 汽车在送的人群中慢慢开着,我看见大嫂在人墙后面跟着我们的汽车跑,一边跑一边用手擦着眼泪。可能是没有最后看一眼分队长吧。

 我探出身挥着手喊道:“大嫂回去吧…”随着我的喊声,车内的人都往外看。“小胡,你和你们房东大嫂还有感情嘛。”同车的其他同志哄笑着说道。

 “不是…”我想解释,一想:“算了,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就没想辩解什么,便一股坐了下来。

 有的人咬着耳朵还坏笑,准是他们看见大嫂追车时跳动的硕大部。这帮坏旦!

 在大家的哄笑中我坐了下来,看了分队长一眼。分队长眼睛向前面看着,目无表情。看来他们的关系真是到了划句号的时候了。“大嫂呀,你真傻。”我心里想着。

 大嫂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汽车扬起的尘土中…

 回城几天了。街上轰轰的,高音喇叭发出“造反有理。”的歌声和口号声,墙上贴了大标语:“打倒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当权派。”“挖出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打倒刘少奇。”这刘少奇不是咱国家主席吗他想把主席整掉想篡位不能吧街上疾驰的“581。”三轮卡车上一群身穿黄军装,手拿武装带的年轻后生押着头戴纸帽子脸是血的老人,老人前挂着一块牌子,名字倒着写还打了个大大的红叉子。抄家,造反,打倒走资派。一时间街上乌烟瘴气。谁都不知道这“命。”啥时候会革到自己头上。上级要我们把“论共产员修养。”一书上。我真不明白,几个月前这本书还是我们工作队的必修书,今天就成了大毒草了破“四旧。”:该砸的不该砸的一律砸。该烧的不该烧的一律烧。该斗的不该斗的一律都斗,只要开斗一律挂上大黑牌子,戴上纸帽子。了,了,天下真是了。眼前发生的这些事儿真把我们蒙了。上级又立即让我们团领导组织我们大家学习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查报告。”中的“糟得很和好得很。”痞子们就是要在地主老财们的牙子上折跟头。这是大好形势的表现。硬让我们说形势大好,不是小好。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可又要求我们不能外出,只能在营区里活动。大好形势为啥不让我们体验一下呢?我真想回到村儿里,虽说干活累点,脏点,苦点,可没这些个烦心事儿,我不由的又想起房东大嫂,想起她追车时那凄憷的眼神,想叫又不敢叫的神情,大嫂啊。分队长真的把你扔到脑后了。“哎,大嫂你现在干什么呐你好吗。”分队长整天忙着“社教。”对他来说已成历史。我们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我们单位也宣布开展“四大。”运动,原来在一个队里生活,工作几十年的同事,转眼间变成水火无不容,你死我活的对立面,我真是不理解。分队长找我谈了几次话,说我不积极参加运动。“您说我才刚来几天,一参加工作就到农村,队里的人还认不全呢,您让我揭发谁呀我揭发您老人家行吗。”我想道,没吭声。

 社会上风起云涌,我却窝居在斗室中。除了早晨和大伙儿一起出,一天三顿在食堂吃饭,剩下的时间就在屋里看书,窗外的事儿一律不介入。在队里我慢慢变成大家说的“逍遥派。”了,由于认识上的不同,队里分成若干的造反队,什么“红卫东战斗队。”“

 扞东彪造反队。”

 “舍得一身剐敢死队。”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您说我是什么队呀别急,急了就成立一个“一草战斗队。”您说行吗我们队拢共六十几个人,四个分队。

 还成立了六,七个战斗队,都是平时不错的人聚在一起,您说这不是闹吗让我和分队长在一起成立个什么队呀没想过。全队三个女同志,一个结了婚,一个有对象没结婚,一个因为条件高没找着一直跑单帮,跟我一样是“独立大队。”剩下的都有了自己的“组织。”全队除了每周一次的集体学习外,大家都在忙自己的。家属区和我们的办公区在一个院儿里。老同志的夫人们大多都来自农村,很少有几个正经上班工作的。

 洗衣作饭,扎堆聊天,扯闲篇儿,传闲话,晒太阳是她们生活的全部,院儿里整天孩子哭老婆叫,真够烦的。您说这儿那象部队呀。这真和我想象的太不一样。不过真正的连队生活咱也受不了,得。就这么凑合吧。

 “小胡。”随着叫声小王已经推门走了进来。小王就是我们队三个女同志中的一位,也就是有了对象没结婚的那位。“够闲在的。干什么哪。”

 “没事儿,拿本书瞎看呗。”我说着从上坐了起来。“我看一眼行吗。”

 “…”我看了小王一眼没有说话。“你看的是不是毒草要是毒草我可采取革命行动了。”

 “我看的不是毒草,是我带来的书。”

 “肯定是封,资,修的书。”

 “哎呀!不是呀。是我的业务书。”我有点不耐烦地说着。“拿来。我审查审查。”

 “给你。给你也看不懂。”说着我把书扔了过去。“嗯。还真看不懂。还你。”小王翻了几下把书又给我扔回到上接着说道:“姐跟你闹着玩儿呢。急什么嘛。”我看了小王一眼说道:“您要是老这么一惊一诈的谁也受不了。没病也能吓住毛病来。”

 “你不至于这么脆弱吧。”小王笑着说道。我笑了笑没在说什么。

 “你坐呀。怎么我一来你就站着啊。也不知道让人家坐下。哎…,老一个人在屋里闷着,烦不烦呐。走!没事儿到俺哪儿串个门。”

 “不好吧!”我小声说道。“那有啥。”小王不在乎地说道。“让人看见影响多不好呀。”我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复杂。”

 “我可真的不复杂。我是不想给你找麻烦。”我说着看了她一眼。

 屋里的气氛一下就冷了下来,谁也没再说话。

 小王属于娇小的那一类,身材匀称,女人味儿特足。招人热喜欢的。走起路轻轻的象一阵风,一会儿飘到这儿,一会儿飘到哪儿。我还真喜欢她的这种混不吝的劲头。可惜有主儿了。

 “常听人说:京油子;卫嘴子,说话不好听。可我怎么就爱听你说北京话呀。”小王说道。“是吗我和别人没什么不同呀。”我笑着回答道。“反正不一样。”

 “那我就常跟你说说北京话。你到时候可别嫌贫。”

 “不会的。”说也奇怪,从这以后小王还三天两头的就往我屋跑,跑的还特勤。也没什么正经事儿,瞎贫一会儿就走。真拿她没辙。不过每次她来我都放下手里的事儿,陪她聊会儿,从没烦过。 huPuxS.com
上章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