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下章
第12章
  小王身体轻轻的抖了一下,下意识的推开了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看见小王抬头看着我,赶紧把手松开说道;

 “我也真是想让你抱着我。”小王眼睛顺了下来。喃喃地说着。

 我一下又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亲你一下行吗?”我问道。

 不等她回答我就吻了过去。小王闭着眼微张着嘴,我没费力就把她的舌头到我的嘴里。我们忘情的着。我感觉到了小王的心跳。她的在我的身上软软的。小王和小许的吻好象有很大差别,小许的近似疯狂、冲。在她安静的外表下有着那么一种强悍的占有。小王是那么温顺,轻柔,显示出女的妩媚。吻小王我是极愿意的。

 “你真喜欢我吗?”小王息的问道。

 “真的。我真喜欢你。我天天都在想什么时候你能成我的人。”我说道。

 “我也想跟你好,可我已经答应球子了。我是他的人了。这是不能改变的了。再说我也比你大得多呀。”

 “年令不是障碍。只要我们能在一起…”

 “别说傻话了…”没容小王说完我又吻了上去。小王推了一下就又和我吻抱在一起。

 过了不知多久,小王发现我还抱着她,忙把我推开。

 “你还没亲够哇,得人家心里糟糟的。”

 “我该回去了。”小王理了理头发接着又说道。

 “你…再让我亲一下吧。就一下。”我象是在求她。

 “别这样。咱们以后的日子长着哪。”小王说着看了我一眼走出了门。

 小王是我真想要的。可就那么困难。小许垂手可得。自己找上门来。真是不可思议。人就是这样。明知不可能的偏要寻觅。太容易得到的就又不珍惜。小心吧!多动动脑子。这是忠告。

 我擦完澡,刚要关门睡觉,门被推开。小许一闪身进了门。

 “哎…”

 “嘘…”我刚要出声。小许忙用手按在嘴上做了一个轻声的动作。

 “辛老师在家呐。”我吃惊的小声说道。

 “他已经睡着了。”

 “那…”

 “没事儿。他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就是醒了也不会想到我在你这儿呀。别担心。快给我。”说着把一条了下来。躺在了我的上。把腿劈得大大的,看着她的部,我的尘一下硬了起来。

 “快给我吧。”小许着发干的嘴息地说着。

 “给…你。”我说着解开子,拿着紫红发热的尘了进去。

 小许不停的“哼。”着。她是那样的足。小许咬着我的下嘴,双手紧紧的楼着我。我身子不停的动着。眼睛里是小王的身影。嘴里还留有她的香。

 “我一时半会儿出不来。行吗?”

 “今天只要我舒服了就行。过两天等他走了,我再找你算帐…,嗯…”

 小许拼命的怂动着,没一会儿她就恨命的抓住我的胳膊。

 “快亲我。”我知道她的高快要来了。便一口咬住她的耳垂儿,在她脖子脸上亲着。

 “别。一会儿就能留出印儿来。”小许说道。

 “你可千万别叫出声。让人听见。”我一边动一边嘱咐着说。

 “你不会堵住我的嘴呀。”

 “拿什么堵?”

 “你舌头是干什么的?”小许嘴张的大大的。看她那架式是想把我活了。

 我把整个儿舌头都给了她。小许拼命着。忽然小许睁大了眼睛,身体一下僵住了,我知道她的高来了。此刻小许又拼命的动着。“啊啊。”的轻声哼着。越来越慢,慢慢的停了下来。

 “真舒服死我了。”小许说道。

 “我还没有出来呢?”我说道。我知道是我最舒服的时候。

 “下回吧。”小许坐起来,一边穿子一边说道。

 “我憋得难受。”

 “乖孩子,忍忍吧。下次我一定让你魂出七窍。行吧?我得赶紧走了。”小许在我的尘上摸了两把溜出了门。怎么这么快呀?来无影去无踪的。我楞在了哪儿。

 出,我们跑在国防公路上。不知为什么今天出的人特别多。基本上全都来了。每天也就是二、三十人,今天六十人全到了。真有点儿

 我看见小王,她有意躲着我“可能昨天晚上的事儿她后悔了。这会儿别理她,一碰就炸。”我想着。自己做着各种活动。

 “嘟嘟…”集合的哨声。这种哨声在白天吹响,可真是有段时间没听到了。不知又有什么大事儿?

 “今天召集大家,是按照伟大领袖主席的战略部署,地方政府也要求我们部队组织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农村去支农。虽然咱们队也有各种革命组织,但咱们终归还是部队。希望大家保留各自的观点,求大同,存小异。在政治部委的统一领导下完成好这次任务。大家回去准备一下,后天上午出发。时间两个月。没有特殊困难一律参加。各分队带开,讨论一下。”队长在队前说道:到了分队办公室讨论。谁也不说话,空气是凝固的。“谁也没把谁孩子扔井里。谁也没把谁老婆睡了。怎么这么大仇呢?说真的什么是革命路线,你能明白了?鬼才相信呢。瞎跟着起什么哄。”我想着。

 “支农的意义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明白。这是当前最大的政治。咱们都把自己的事儿放放。积极参加。咱们分队年青同志多,应该没有什么困难。好再时间不长。小胡,你没问题吧?”分队长问道:“没有。”我答道。

 讨论结果我们分队除了四个人离不开,其余的都参加。

 中午在饭厅小王问我:“你去吗?”

 “这种事儿,能落下我吗?不过,出去走走也不错。你呢?”

 “我也想去,球子不让。”

 “到底是两口子,就是有人疼啊。我真嫉妒死了。”

 “讨厌。你就不会说点别的。”

 “我想让你跟我一块儿去,你听吗?”

 “我…”小王要说什么,我打断她接着说道。

 “得。不跟你贫了,赶紧把我那两件衣服洗了。苦命的孩子没人管呀。只能自己管自己啦。”说着拿起饭盆儿走出饭厅。

 “你去吧?”午休时小许悄声走进我的房间问道:“去呀。”

 “我们分队让我留守。我不去了。告诉你一声。”

 “哎,明天辛生不回来,你来啊。”小许又说道。

 “…”我没回答。

 “听见了吗?”说着走了出去。

 “资产阶级臭小姐,你真应该去改造改造。”看着她的背影我嘟囔道。

 “你说什么?”小许回过头来问道:“没说什么。”

 小许嘴嘬在一起作了个亲吻的动作,关上了门。

 这一天大家都忙着准备,大院儿里飘过阵阵啊、啊、鱼的香味儿。“夫人。”们都在为自己的丈夫忙碌着。

 晚上各家各户早早的挂起窗帘。大院儿里一下安静了。

 我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我靠在上胡乱想着:“支农应该如何着手?有了一年多社教的经验我觉得我能从容对付。我还真想自己能独当一面。我不会又和分队长在一起吧?其实跟分队长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有了事儿也有个人能商量。不管它了,怎么分配咱都没意见。要是小王能去多好呀。能分到一起就更好了。真是做梦娶媳妇。想得美。”我不由的笑了。

 十一点我神使鬼差地推开小许家的门,桌上摆着德州扒和一些其它的菜肴。

 “你还没吃饭呐?”我问道:“给你饯个行。来,快坐。”小许边说边让着。

 “我还着呐。胃没地方了。”我说道。

 “不行。说什么也得吃点。快,趁热吃,凉了就没意思了。”

 “你不是让我来吃饭的吧?”我故意问道。

 “小坏旦。明知故问。给你,吃这个大腿。”小许把大腿放到我面前,看了我一眼说道。

 “前两天你跑哪儿去了?”小许一边吃一边问着。

 “我哪儿也没去呀?”

 “胡说。你屋锁着门。还说哪儿也没去?”

 “真的。晚上我敲你玻璃你知道吗?怎么也不理我呀?”

 “你敲我玻璃了?”小许停住了嚼东西的嘴问道:“没错儿。”我假装一本正经地说。

 “哎?不会呀。你骗我吧?”小许瞪着眼睛看着我说道。

 “哪儿能呢。”说着我斜靠在她的希梦斯上。

 “你不吃啦?那把鞋了。上去。”小许站起来边洗手边说道:“嘿!?你是不是让我伺候你呀?”小许看我没动说道。

 “我没说。”

 “那就快点。”小许说着把自己的衣服了个干净。 hUPuXs.Com
上章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