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永恒(耽美) 下章
第15章
  对于他,我除了敬重还有几分亏欠,就是这种感情让我不自觉地想拒之千里之外。我琢磨着某一天跑到世界的某个犄角旮旯里过个正常人的生活,可是我现在还“正常”

 得起来吗?…接下来我履行了我的“诺言”──负责做饭,心情好的时候顺便打扫一下房间。金知南提出请个保姆,我笑着拒绝了,因为我想起了琴姐。

 只要他在汉城都会尽量回来和我共进晚餐,一副幸福归家男人的模样,一开始我很不舒服,后来也就习惯了。他从不跟我提有关环亚或者张凯辉的事,我也没兴趣问,饭桌上只限于一些很平常的话。

 “欣,你最近在学韩语?”他绕有兴趣地问我。“是,总不能让自己堕落下去吧。”我笑着说“为自己多条后路,万一以后混不下去了,还可以当个老师什么的,现在教英语的太多了,竞争太烈,相对来讲这种少数民族的语言比较吃香。”

 “少数民族?”他皱起眉头。“呵呵,你说这世界上说韩语的多还是英语、汉语的多?”我反问。他笑着摇摇头。“你看不起我们韩国人。”“诶,这话可不是我说的。你要是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我要是看不起会留在这呼吸汉城空气?”

 “需要帮忙吗?”“当然了,放着个活教材不用那是傻子!”我叼着筷子眯着眼看他,他被我逗乐了。“以后我们用韩语对话,你看怎么样?”他问。我答应了,起码有了语境。还有一次,他无意问起我要不要加入韩国国籍,我当场谢绝。

 “为什么?”他有些失望。“我爱国,不想当华侨。”我笑着说,他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不过他真的能耐不小,一个电话就让我我成了可以在韩国长期居住的中国公民。转眼就是半年──

 ***强烈的homesickness让我不想在韩国再呆下去了,厌倦了和金知南这样的君子似的礼节的生活。

 和他呆在一起,我变得慵懒颓废,分析了半天我终于知道我厌烦的主要原因:他从不惹我生气,从未像我提出或者做出过分的事情,成天以礼相代。

 就是这样风平静的生活让我这种唯恐天下不的感到窒息。回国还有件事,就是给我父母扫墓。我犹豫再三才把想法告诉金知南,他原本正专注于电视新闻,听我这么一说扭过头看着我。

 “什么时候?”他平静得让我意外。“后天。”“机票订好了?”估计他不喜欢我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我点了下头。“哦。”他淡淡地说。

 为了缓解气氛,我努力笑着问他:“你不想留我?”他的表情很不自然,目光转向电视,许久不说话,估计他知道我这一走是不会再回来的。“后天…后天我不开身…”

 他低声说,更像是自言自语。“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自己能行。你就甭送了。”我尽量轻松地应着。他还是沉默,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屏幕。我也闭嘴了,低头玩着手中的打火机。

 “欣──”我抬起头,对上那双离的眼睛,他侧着身看着我,说:“你还不能接受我是吧?”我不置可否。他淡笑。

 “我说过了,我尊重你的决定,你来去自由,这里永远你。”他生硬地念着台词,我一直没有抬头。他轻轻地把我搂在怀里,这是半年来的第一次主动。他的力气大,只是平时他像照顾玻璃娃娃一样对待我没有这个感觉。说来也是,一个叱吒风云近二十年、做事雷厉风行、长得高大威猛的男人怎么可能总保持温柔的一面,虽说这一面都是展示给我看的。我一直被他搂着,心里总觉得有愧于他。

 “我爱你,欣。”我听到他哽咽的声音。“别这样。”我轻推开他“我只是回国,搞得生离死别的。汉城感觉不错,而且有你这个朋友在这儿,没准儿哪天我又颠儿回来了,你可别把我拒之门外啊!”他明显知道我是在安慰他。“欣,告诉我,我失败了吗?”他一贯很自信,可是今天怎么觉得他那么压抑,这好像还没到世界末日的那一天吧!“你在说什么啊?”

 我苦笑着。他闭上双眼,背靠在沙发上。“我总是认为我能够得到你的心,总是以为你早晚有一天会接受我,可是…”

 他苦笑“你就像一阵风,我很清楚你的冷热,却永远也抓不到。知道吗欣,我印象最深的是你在谈判桌前的神情,很有自信,很有风度。

 每一次我都在那张圆桌前看到你新的一面,唯一不变的是你的眼神,正是这种眼神一步步地把我疯。我是同恋,但我一向喜欢的不是你这样的类型,以前我的朋友都很漂亮,也很懦弱,我喜欢被我驾奴的男孩。

 可你却是这么桀骜不驯,让人没法控制。你能留在我身边呆这么久,还为我做饭,我应该很足了,可是──我还是失败了。”他拉起我的手,深情地看着我“欣,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你讨厌我吗?”

 我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了,脑子僵在那儿。“我…不讨厌你,我从没有这种感觉,相信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整理一下思绪,我继续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一直都很钦佩你的能力,你的果敢,还有你的信誉──”

 见鬼,我这是在说什么,给人写鉴定吗?“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选择,两年前我的生活就全了。我真的很感谢你给我的帮助,可是我现在只能说──抱歉。”

 我回手。他的脸搐了一下,再次闭眼,呼吸非常平稳。“后天我送你。”他说。“不必…”我还没说完,他打断我:“给我个机会!”***他送我到了机场,神色很差,他应该料想得到会有这一天的。不同的是他今天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看那表情我心里真不好受,非常内疚,毕竟自己是罪魁祸首。

 “我经常去中国,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听着他那类似代后事的口气,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拍拍我的肩膀,那眼神反倒增添了我的罪恶感。他把一串冰凉的东西放到我手中,我吃了一惊──是那套别墅的钥匙。

 “你…”我猜不透他的用意。“那本来就是我为你买的,你随时可以到汉城来。”我想把钥匙退回去,他挡了回去“留着!”

 我回到这里的希望渺茫,闲置一套别墅实在是罪孽,这份礼物太沉重了,我不想接受,可是他非常执着,不容我拒绝。

 犹豫再三只好放进自己的口袋,那和放进博物馆没什么两样。我不想欺骗这个韩国人的感情,可是他死活都愿意在我这棵歪脖儿树上吊死,总在给我施加压力。

 多少次我暗示他趁早死了心,可他义无反顾。半年前也许我还会犹豫能不能给他爱情,如今我的答案很明确了──不是同道中人,要给也只能给友情!

 他一直目送我进了候机室,我掏出那串钥匙,看了几眼又了回去。飞机起飞了,我如释重负,但一想起环亚,想起张凯辉,我的心又揪了起来。

 回到久别故居,看着熟悉的一切,长长地舒了口气。我租了一套单身公寓,整理好行李,奔到“梦幻”放纵一晚──毕竟这是我以前最常来的地方。“哎呀,看这是谁啊?真是稀客!”“梦幻”老板娘珍姐乐颠颠地冲我打招呼。“珍姐最近怎么越变越漂亮了?”我挑着嘴角看着她。她给我要了杯“蓝魂”递给我:“帅哥,怎么这么久不来赏脸,还当你人间蒸发呢!”她用那修长的手指拨开落在她眼前的长发问我。

 “呵,我去环游地球了。”我放了些冰块。“又骗了几个女人?”她好奇的眼神让人发笑。“女人倒是没骗着几个,男人骗了不少。”我笑着说。

 “哈,你这臭小子还跟我珍姐来这套,就不信你这帅哥身边会没有女人!怎么现在转了,男女通吃啊?”“珍姐要不要介绍几个?”我打趣。“少来。把我当什么!自己慢慢喝吧,今天我请客!”

 她扬了一下手,笑地走开了。我专心品尝着“蓝魂”的独特味道,好久没有这个感觉了,真是舒服!啪!一巴掌打在我的肩上,我抬头一看,于扬!“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妈的,也不吭一声!”他一来就埋怨,一股坐在我身边。

 “真巧啊!”我笑着叹道。“巧?你巧还是我巧!我可是几乎天天来这里报到,没想到还能在中国见到你。”

 “怎么?认为我这种爱国志士会叛逃?”我乐了。“你溜到韩国就没影儿了,鬼相信你是不是叛国!”他喝了一口扎啤“妈的,你搞什么!老大杀到韩国去找你,回来就变了个人!”

 “你还知道什么?”他拉住我的胳膊,盯着我:“知道吗,他要结婚了!”我的心一颤──***

 为了不让于扬看出我的异样,我喝了一大口,淡淡地笑了一声:“哦?这么巧,我正好赶上喝喜酒。”我的心一阵刺痛。“你小子是不是脑子进水啊!妈的!”他低头“早就知道谁爱上你谁倒霉,现在又栽了一个。”

 “我们是不是朋友?你今天见到我就是来跟我说这个?我王欣还用你来教育!”我的火没处发只好拿他开刀。这小子吃软不吃硬,也跟我横起来:“不是我说你,王欣!你是我朋友,就是朋友才会这么说这么多废话!

 我一直佩服张董,看他从韩国回来那样我实在很不!这是你们俩之间的事,我管不着,但你他妈太狠了!你小子想什么我不知道,嘴硬心软的种!你有胆就当着我的面说你对他不感兴趣!怎么样,没种了吧!看你刚才那样,哼!何必!”

 “不是吧,不你去安慰他啊!”于扬猛地站了起来,但意识到这是公共场合,马上就软下来,继续端起那个大杯,灌了一口。“婚礼周六举行,也就是明天!”我嗯了一声。“他知道你回来吗?”他问。

 “诶我说你是不是改行当起心理顾问啊!我们的事情你这么感兴趣?”他做了个手势,表示他不再过问。随后他告诉我环亚最近牛气冲天,还涉足房地产,东南亚和韩国的欧士恩都相当合作。

 “王欣,你可是功臣啊!”“别往我脸上贴金,我可没那么牛!”我不知道他怎么这么清楚这些内幕,毕竟他只是一个中级雇员。 HupUxS.cOM
上章 永恒(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