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鬼之交易 下章
第6章 这笫一张已
  “张开嘴!我们来亲一个。”雄一将我的脸转正命令着。我怎可能愿意和他四相接。于是我倔强的紧抿着朱,眉头也因用力而蹙起来,“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狠狠的捏住我的下巴两边的颊骨。“唔…”我痛得屈服而张开小嘴。“真不错!舌头也要伸出来!”雄一大声的斥喝。

 我眼角着泪,怯生生的吐出濡舌,洁白可爱的贝齿和粉红香滑的舌引起雄一强烈的望,他着气低下头、双对着我的小嘴下去,“唔…”先用舌头轻轻的着我的舌。

 此时雄一兴奋的气如牛,而可怜的我也恶心的直发颤,遍了整条舌头后,雄一进一步将那条香滑的入口中。

 “嗯…”痛苦的皱紧眉头的我发出一声闷叫,雄一的嘴发出强大的力,几乎要将我的舌头进去,男人口鼻的臭味直接灌入我的鼻孔和小嘴,口水也进我的口中。

 “唔…啾…”他上上下下的着我的舌头,好像永远都不会吃腻似的。“真好吃…”折磨了一阵子,雄一终于松开我的舌头,我激动的想转过脸去吐干净口中的唾

 但是雄一并没给我机会,他再度占据住我的小嘴,这次是直接住柔软的双,舌头顶开我洁净的齿,深深的搅入香软的口腔内。

 “唔!啾…”我真想就此死去,舌头在自己的口腔内和男人的舌头纠在一起,那肥的臭舌像肌渴的泥鳅,贪婪的在我口中索求,每一颗珍珠般洁白的牙齿都被过了。

 甚至还伸到我食道入口处动。自己的唾走、男人的唾涌进来,我想吐出入我口中的肮脏黏

 但小嘴却被紧紧的占据,只能往内而吐不出来,“真好…”雄一痛快的强吻了我后,边着嘴角残留的津,边用意犹未尽的语调赞叹着,我只能在他怀中委屈的啜泣。

 “来吧!用心点,好好表演!”雄一对着我说。我慌乱的摇头:“不可以…不要。”雄一暴的把我在桌上狠狠的对我说:“你敢不听话!

 你就会…嘿嘿,先把你卖到院里,像你这样的姿,一天可以接一百个客人,接几年客后,到时再把你卖到阿拉伯。”

 一提到会对我不利,我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孤立无援,一个柔弱的女子根本无法和这些禽兽对抗,唯一能帮自己解围的就只是让他们尽情的糟蹋自己的身体。

 但是…我,我真的要当一个…一想到这里,我根本不敢再往下想。怎么办呢?我可怜的咬紧下低头啜泣起来,“来吧!躺下去,”雄一抓着我纤柔的肩头将我倒在桌上。我柔顺的躺了下去。

 但是泪的俏脸却自始都转向一边,桌旁的地上都是从我身上被下撕裂的衣服,就这样几近赤的躺在上任人宰割,现场充了野兽般的息声和说不出的残煽情气氛,另一个男人在桌子一头握住我两腿的细踝,慢慢的向两边拉开。

 ***我认命的任由雄一他们抓住我两边脚踝向两边拉开、让我二腿张开成的m字形。任由他们把我的内褪到左膝下,出白皙的雪,而两团紧致圆翘的瓣之间,夹着一只粉酥酥的杏小鲍,蓬门微闭,张着蛤嘴似的两片

 明明甜裂,偏偏贲起的上光洁无,宛若幼女一般,令人血脉贲张,此时房间的只听到一阵深呼吸声,屋内所有的男人们都看傻了眼,惊骇之中复觉无比香,也有暗里咽了口馋涎、面赤红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翘起圆,大腿却被大大的分开,不仅私处纤毫毕现,连小巧的菊门也一览无遗,没有半点深的沉淀,也没有肠头似的突起。

 只是一圈淡杏的细绉褶,周围三两黑亮微卷的细,掩缀在丘的阴影之间。与油润润的户,以及蛤瓣顶端那一点晶莹滴的芽相比,直是人以死的深幽。

 “完美,完美!真是极品美!”导演赞叹着,如果不是正在拍片。他一定会亲自上阵!回过神来的雄一却笑着说:“我的美人儿,来!自己来!用手抓着你的脚踝,把自己两条腿张开来,张大一点,要看到你的张开为止哦!”

 他的话却让我痛苦的咬着朱,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男人,可现在却要在这些男人的面前摆得出这种姿势呢!”可看着周围那些凶神恶煞的男人,我不敢再讨价还价,生怕他们把自己卖到院。

 然后再卖到阿拉伯当奴,只能强忍着几乎要窒息的羞辱,抓着自己的脚踝,深了一口气,向两边张开自己的双腿。

 “嘿嘿…好不要脸的姿势!怎么有女人作得出这种姿势,大家一起照张照片留念吧!”六个男人也把自己身上的衣鞋袜光,展示出了茸茸的下体围蹲在我周围,阿泉架好摄影机设定了自动拍照的时间,就赶紧跑来占位置。

 这些禽兽般的男人,有的把脸靠进我的处,有些握着自己的巴,故意蹲在我上方,我自己抓着脚张开两腿被他们拥在中间,七具赤条条的体好像故意在展示生殖器似的极度

 “不要拍照…我不要…”我见他们占据了我的身体还不够、竟要拍这种无的照片,忘记自己是在拍片的我不顾一切的夹起双腿挣紮的要坐起来。

 “不要逃!看镜头。”即时就有男人抓住我的肩头将我在桌上,还硬抬高我的后脑,让我的脸不得不面对镜头。

 “不要!”我的腿说什么也不愿再张开,但在这些男人的摆布下,挣紮根本是罔然的,在我的腿边站着两个男人一人一边的抱住我两条玉腿,硬是向两边拉开。“不…”我绝望的哀叫。

 他们推高我两边大腿,层峦的黏红在镜头前一清二楚,雄一让我的后脑靠在他的鼠膝部,双臂穿过我的腋下架住我的臂膀、手掌伸到前握起房。

 “救…救我…”我已经快喊不出声了。当真是美女,纤细的柳即使在身体被弯曲抱着的姿势中,也不见小腹上有任何赘,还隐约有相当感的女小腹肌。“把剥开来拍更美哦!”

 雄一从我的身后伸出魔爪到我股间,大的手指住两侧的丘向外拉开裂,红润润的道入口和复杂的片像濡的花朵一样盛开来。“不要!”我哭着哀求,相机却已“喀喳!”一声拍下这一张照片。

 相机拍下的刹那,我只感到周围的一切天旋地转,但是这只是第一张而已,接下来又被拍了侧躺张开腿、趴跪着户和门、被两个男人把腿向两边拉直,一个男人我私处…等一连串照片。尊严完全丧失的我最后已经被这无尽的羞辱打击得神智模糊。

 除了哭之外,就任由这些男人摆布着软绵绵的身体,此时的我被他们像母狗一样随意玩、连叫都叫不出来,“好了!拍够了吧?现在用摄影机录下来就好了!要开始办正事了!”

 雄一的提醒,使这一段的羞辱暂告停止,此时,在房的四四个角落各架上一架摄像机,受尽屈辱的我情绪激动的缩着身子、无法抑制的啜泣着。

 见这个女人依然哭泣着,雄一便大声的斥喝道:“不要再给老子装死了!像开始那样把腿张开、用手抓好!” huPuxS.com
上章 魔鬼之交易 下章